二哥乱磕

【杨超越✖陈意涵】双向暗恋


【一】
“你,是认真的吗” 电话那头的李佳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说“你确定你对她是喜欢?”

“我不知道,李佳”

空旷无人的练习室,没有开灯,陈意涵窝在角落里,左手环过膝盖,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

声音很低,有些闷闷的。

“我看到她和别人玩得好会生气,控制不住每天想她,担心她因为网络暴力受伤害,我想....”

陈意涵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好半天才继续往下说道

“我想保护她”

电话那头的李佳沉默了。

她从小便和陈意涵一起长大,看着她进入演艺圈,看着她一次次跑龙套,也陪过她参加大大小小的参选。

“意涵,是你的从16岁便开始追逐的明星梦重要,还是不确定的情愫重要。这两者,你要考虑清楚。”

李佳的声音异常严肃“不止是你的,还有她的。况且,你要知道,一旦捅破,你们两个再也回不到过去。”


挂了电话,下楼还给门口等着的工作人员,陈意涵慢慢从练习室走回宿舍,夏日夜晚的风席卷着凉意往身上吹,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清凉。


【二】
杨超越有贫血,是从她出来打工的时候落下的毛病。她在陈意涵的床上四仰八叉的横躺着,脑袋有点晕,便闭着眼休息。

过了会儿,她听见寝室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熟悉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三步。

那人走到了她的脚边,却再没了声息。

杨超越闻到了陈意涵身上淡淡的香味,但她依旧闭着眼睛。她想好了,等会儿陈意涵叫她起来换睡衣一起睡的时候,就突然跳起来吓她一跳。

“杨超越,起来。”

三,二,一,杨超越在心里默默数着拍子,她想陈意涵肯定会被吓到,然后扑上来笑着拿拳头轻轻打自己。

“回你自己房间睡”

杨超越的嘴角早就掩藏不住她内心的小雀跃,正想跳起来捉弄陈意涵,却硬生生憋住了。

她有点不知所措

“可,我,我想和你一起睡”

她睁开眼看陈意涵,那人抿着双唇,平时带着笑意望向她的眼睛此刻平静的看着她,黑色的瞳孔找不到丝毫情绪。

杨超越有些没来由的心慌,“你怎么了,不高兴吗,发生什么了”

杨超越伸出双手,想让她拉自己一把,就像以往每天做的那样。

陈意涵一动不动,五根手指紧紧掐着手心的皮肉,她听见自己一字一句的说

“起床还要我拉,我是你的谁。以后请不要来我房间睡,也不要再找我玩,你让我很累。”

杨超越懵了,她呆呆得看着眼前的人,仿佛没有听懂她讲话。

“我我我,对不起我没换睡衣就躺你床上了对不起,我下次不这样了。你别生气,你别生气意涵”

声音已然带上哭腔,她不再等着陈意涵拉,便自己猛的从床上爬起来,两只眼睛水汪汪得盈满泪水,双手往前伸想碰陈意涵的袖子,又莫名的害怕,怕自己又惹她生气,便徒劳在虚空中抓着空气。

“你不懂吗,我讨厌你,请你离开”

陈意涵垂在两侧的双手已忍不住颤抖,她别过头去,不再看杨超越。


【三】
距离那日不欢而散已经过了三天,陈意涵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昨天晚上又梦到她了。

梦见杨超越在舞台中央朝自己挥手,眼角眉梢所有的欢喜都是因为自己。梦见她蹦过来拉住自己的手前后摇晃,声音软软的撒娇。

这几天每个晚上她都能梦到杨超越,有时候起床,
她甚至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境。

恍惚间,那个晚上的决绝,仿佛才是场荒诞的梦。

陈意涵般嗤笑一声,明明是自己狠心把她推开,如今却忍不住后悔。


【四】
杨超越再也没和陈意涵说过一句话,她有了新朋友,吴宣仪是她妈妈,傅菁是她爸爸。

她依旧笑,依旧闹,好像一切都没什么改变,只不过没有地方再让她耍小脾气,没有人会无条件包容她的一切。

她也不需要了,杨超越告诉自己。

她一次都没有哭。

只是她有时候,会想起第一次见陈意涵的场景。

舞台上,那人近棕色的瞳孔像琥珀般剔透莹亮,眼睛里盛满了盈盈笑意,如同树林里扑扇着翅膀的小精灵,幼小白嫩娇软,无端惹人怜爱。

后面杨超越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往陈意涵飘去,她对这个叫陈意涵的有种不知哪来的好感,对方的一颦一笑都莫名得能牵动她心脏跳动的频率。

杨超越慢慢接近陈意涵,接近她的朋友,到哪儿都黏着她。她露出最无害天真的那面,像只初生的幼猫,把所有信任都交付与主人。

可是为什么,等我离不开你了的时候,你却不要我了呢。


她不懂。

【杨超越✖陈意涵】诱惑

#没心没肺攻×温柔娇软受
#攻闹受 受宠攻模式
#请两位仙女宝宝继续发糖不要停!!


【杨超越✖陈意涵】诱惑



杨超越在她们村名气很大,倒不是因为她模样好长得俊,而是这小姑娘活得实在太没心没肺了。从村尾的二大爷到村口的杨大妈,提起她都会摇摇头叹声气,长得这么好看一姑娘,咋就这么傻呢。



杨超越从小就被人骂傻早就习惯了,吃饱了就睡累了就躺,开心了笑伤心了哭,没什么事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但是她也太会哭了,早上起不来哭,突击考试要哭,跳舞跟不上哭,饭菜不好吃也要哭。

她妈经常骂她“这么大人了哭什么哭”下一秒却把她抱在怀里哄“哎呀我的宝贝,乖啊别哭了,再哭妈妈心都要碎了”



后来她走出村子签了娱乐公司,公司有通告就接,没通告就宅在家里看草根逆袭仙侠小说,心情好还会上个抖音发视频,日子过得贼滋润。



有时候也会遇到猥琐男调戏,时间长了她也无师自通练就了内心弹幕狂飞表面做足功夫的社会人本领。只不过当天晚上的梦里,她就成了武功高强惩恶扬善的大女主,猥琐大叔在她脚底下磕头求饶,她插着腰哈哈大笑。



前段时间杨超越接了个2000块钱的通告,公司老板那天把她喊到自己办公室语重心长和她说

“小杨啊,公司是没什么能力,一切都得靠你自己。记住,能撑几集是几集。”

“可我什么都不会啊,跳舞不行,rap不会,就唱歌还行。到那肯定全是漂亮会跳舞的长腿姐姐,我怕....”

杨超越说着说着就想嚎哭,嘴角一撇眼泪已经在眼眶子里晃荡了

“老板....”

“不许哭,给我憋着”老板吼她“想不想当大明星!想不想以后一场演出就能赚上千万!想不想躺在床上就能来钱!想就给我去!”

“....那还是很想的”



杨超越去了那以后,吃不好睡不饱,还要被赶鸭子上架学跳舞学唱歌,主要还没有手机可以上网,她收藏的好几本大女主仙侠小说估计都快完结了,杨超越想着想着眼泪又流出来了。



不过杨超越在那遇见了一个叫陈意涵的漂亮小姐姐,眼角眉梢温柔眷缱,细长的眼睫毛根根分明,美目黑瞳红唇挺鼻。年龄并没有相差多少,但特别会照顾人。


杨超越喜欢跟着她到处跑,上课要一起吃饭要一起上厕所要一起,到最后睡觉也跑到人家寝室跟陈意涵挤一张床睡,杨超越天天乐得喜滋滋。



可自从杨超越时不时搬来和陈意涵一起睡,小陈的日子却越过越艰难了。睡到半夜起床上厕所,要轻手轻脚搬开架在自己腰上的腿。每天早上都要花半个小时哄小懒猪起床。箱子里翻衣服老是会掉出几件不属于她的外套,内衣,甚至还有胸罩内裤袜子。

陈意涵脾气再怎么好也有爆炸的时候,“杨超越,给我过来整衣服!”语气还是细声细气的,只是拿水汪汪的眼睛使劲瞪杨超越。

小杨一开始会装模作样整几下,没过多久偷看陈意涵的脸色缓和了些,就开始喊累喊口渴,到最后整箱子的又是陈意涵自己。



有天陈意涵洗澡洗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忘拿浴巾,脏衣服已经扔进洗衣机了没法穿,只好站在浴缸里叫杨超越帮自己拿。

“超越,帮我拿下浴巾”声音柔柔的带着丝丝甜味

“好嘞!”

杨超越翻下床,从箱子里拿起浴巾往厕所走去

“放洗手台上就好”

陈意涵听到开门声时,正仰着头闭眼洗头发,知道是杨超越便没睁开眼睛。



杨超越却站在浴缸前呆住了。

头顶的白炽灯映着那人白皙的皮肤,被水温烘得粉嫩,水流顺着她纤细的脖颈往下,流过酥胸,蜿蜒绵亘于柔嫩的腰肢,再往下...

陈意涵过了许久也没听到再次响起的关门声,只好停下洗头轻轻抹了把脸,洗发水有点进眼睛,涩涩的,眼前的水汽让她看不清东西,她徒然睁着茫然又湿润的眼睛回过头。

“超越?”

杨超越突然惊醒,“哦,哦,给给给你放洗手台了,我刚才就顺便照个镜子”

说完便往外走,浴室门被她大力的甩上。

“噗,小臭美冒失鬼”

陈意涵站在浴缸内笑着摇了摇头,语气带着自己都未能察觉的宠溺。



第二天杨超越被梦惊醒的时候,陈意涵还在她身边熟睡,睡姿特别乖,像童话故事里沉睡过去的白雪公主。

小孩盯着她的脸,想起她昨晚做的春梦,她梦见陈意涵雪白的身体一丝不挂躺在自己身下,眼眶盈满泪水,薄唇微张透出几声娇软的喘息,柔软的胸脯傲然耸立,随着喘息上下起伏。

沉浸在梦里的杨超越没注意,身边的人已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

“怎么回事呀,今天起得比我还早”陈意涵看着呆呆望向自己的杨超越弯了眉眼,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揉了揉小孩的头“好乖啊你”

“.....”

“我我我,我去洗脸刷牙!”



杨超越直接从床上蹦起来飞奔去厕所,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两颊绯红,连着脖子和耳朵都透着红色,她的发顶上似乎还停留着那人掌心的温热。

“完蛋了”

镜子里的人低下头,拿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小白兔生来便窝在笼子里活得无忧无虑,她以为这方寸之地就是全世界,直到她梦见海洋沙滩,梦见星空明月。

她被光怪陆离的未知诱惑,陌生的欲念掌控她的大脑,身体却本能得闻到危险的气息。

是被欲念降服,亦或是决绝割舍。

一切,皆是未知。


【Yamy✖Sunnee】并肩作战

#脑洞产物脑洞产物
#双A爆好磕啊啊啊啊啊!!!





闪烁的镁光灯下,Yamy坐在A班座椅上,托着腮帮子晃荡着两条细长的小腿,清一色的可爱风格已经让她有些厌倦。

Sunnee就这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穿着明显比身形宽大的绿色西服,扎眼的黄色短发卷卷的有些俏皮,嘴角总是向上翘着,跳舞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吸引人。

自信,大方,和快要蓬勃而出的野心。

这是她的同类,Yamy心想,她能明确感受到同种灵魂相遇的震颤。

想要变强,想要出名,想要爬得更高。

这几年来为了梦想吃过的苦,Yamy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因为她知道,她的未来一定能光明灿烂,她要让所有人认可她的能力。

Sunnee挑战成功走向A班坐席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胶着,又在相视一笑后扭开头。

恭喜你

谢谢。

她们两扑朔迷离的未来,从这刻起正式拉开了序幕。






Yamy回寝室的时候,其余的几个舍友已经睡着了,她简单洗漱了下,轻手轻脚的躺到了床上。

长时间的练舞已经让她的身体疲惫不堪,她却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下午休息时在论坛刷到的那些刻薄言论。

丑,眼睛难看,装b

竟然没有一个人夸奖她的舞蹈,她的rap,所有人都在对她的外貌评头论足挑挑拣拣,仿佛她只是个小贩手机卖不出去的烂苹果。

Yamy拿被子盖上了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批了件衣服出门,找了个没有摄像机的角落坐在那发呆。

没过多久听到几声淅淅索索的裤脚摩擦的声音,Yamy转头一看,是Sunnee。她白日里的卷毛已经变成了顺发,插着裤子口袋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Sunnee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游戏环节的玩笑,竟然会在微博上被转发上万。

20岁左右的年纪,懵懵懂懂得将半只脚踏进女团这个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地方,哪曾想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被所谓网友毫不掩饰的辱骂和诋毁。

她们知道我什么?

她们凭什么这么说我?

难道我,真的有问题吗?

少女头一次,因为那些辱骂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Sunnee垂着头,心里委屈的不行,根本没注意旁边有个人看着她。

“Sunnee,这么晚了,干嘛呢”

“啊!” Sunnee被吓了一跳,像个小兔子一样把两只手蜷在自己胸前,也不敢抬头看只好偷偷瞄一眼。

“呼,是Yamy啊,吓我一跳。”

Yamy被眼前人的动作逗笑了,繁杂的思绪被冲淡了不少。

“我,我就太热,出来吹吹风,好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Sunnee不自觉得挠了挠头

“...我也是”Yamy看着她,拍了拍自己右边空着的位置“过来坐”

“好”







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对彼此说的借口心知肚明,对谎言底下隐藏的真实心照不宣。

相顾无言。

可奇怪的是,即使只是坐着,她们也没有感到一丝不适。相反,原先燥郁的心情莫名因为身边人的存在平静了下来。

啊,她也跟我一样啊。

她们想。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 Yamy望着眼前黄毛小屁孩,突然就想通了,伸手揉了揉眼前的黄毛。

她接触过的Sunnee,和网友口中的Sunnee一点都不像,她们根本就不了解。那只是场无关痛痒的跟风狂欢,是有心人引导下的无脑攻击。所以为什么要因为那些局外人的言论,影响自己的心情呢。

“我们用实力打她们的脸”

Sunnee抬起头望向Yamy,没化妆的Yamy皮肤依旧好得发光,看着自己的眼神温柔又坚定,头顶能感受到对方手掌传来的丝丝温度。

“好”






名为未来的那条道路,并不是想象中的柏油路,它开始长出漫无边际的荆棘。伤痕产生只有一瞬间,治愈那条伤痕却要很久很久。

幸好,两个少女遇见了彼此,两只手已冥冥中十指相扣。

来日方长。

只等她们并肩作战,便定能过关斩将,无所畏惧。